2009-09-21 | [Star War同人翻译] What Comes of It:Chapter 13
类别(STAR_WAR) | 评论(0) | 阅读(615) | 发表于 11:18

Chapter 13

「真荣幸能请到你,绝地大师。」西斯大帝发出阵刺耳的笑声,恶毒的眼神落在欧比王身上。「我一直期待能把你这颗毒瘤从我的帝国里剃除。」

「毒瘤?你指的是我们中的哪位?」欧比王反唇相讥,接着又说:「而就我看来,至少我的存在带来的是好的影响,而你徒弟的意志一向不够坚定。」他的结语听来倒是有些沾沾自喜。欧比王不认为自己有能力改变安纳金黑暗的一面,但是,似乎西斯大帝可不这么认为,而欧比王正是要好好利用这点。希望在他成功的触怒了西斯大帝后,对方不会让他死的太痛苦。只有原力知道这些西斯武士们在愤怒之下多喜欢干些折磨人的勾当。

「别对自己的影响力太过高估,绝地武士,」西斯大帝轻蔑的冷笑。「你是个讨人厌的家伙,如此而已。维达在乎你就像是在乎一只宠物罢了。不过就算如此,你还是一个必须除掉的讨厌虫。」随着最后一个语音落下,西斯大帝举起手,一道冰蓝色的光电从他手里奔出,包围住面前的绝地武士。欧比王立刻跌跪在地上,剧痛从身体每一个细微的毛孔钻入他的身体。欧比王拥抱这种疼痛,放弃抵抗,让致命的光能窜过他虚弱的身体。

终于,这一切来到了尽头。

------

「我很抱歉,大人,但是我们的战舰无法以这么快的速度回到帝国母舰。」

维达怒视着他的舰长,但是还是接受了对方的解释。虽然他现正怒火中烧,但也清楚再说下去只会让自己火气更大。他知道现在不是杀了Lissen舰长的时候,毕竟在他离开后必须有人指挥这艘战舰,而他也不应该还留在这里。他一天前就已经感应到欧比王的存在了,且立刻放弃手边这个皇帝指派给他的无聊任务,转头朝欧比王的方向追去。

在他得知欧比王已经进入帝国母舰时,他感觉到很不舒服,因为那代表着欧比王就在西斯大帝的周遭,而几个小时前,维达开始感觉到尖锐的恐慌。即使他与欧比王相隔几个星际之遥,欧比王身上承受的痛,仍透过两人的原力连结传了过来。那是剧烈致命的痛。他现在只想终止他感应到的疼,而他的心底有个声音告诉他,造成欧比王痛苦的,正是西斯大帝,但他立刻把这样的想法抹去。

「我决定自己回去帝国母舰,」维达简短的下令。「我会立刻离开,舰长,接下来由你指挥这艘战舰。」不再多说,维达立刻转身离开。

「不过,大人!」舰长试着劝阻道,「皇帝可能不会同意你离开岗位。」

维达回身冷静的盯着冷汗急下的舰长。「皇帝跟我有点误会,所以我要尽快回去解决这个问题。除非,当然了,除非你觉得你没有能力承担这个任务?」维达威胁着对方,声音里传达的危险让气温又更冷的几度。

「不,大人,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。」 Lissen舰长赶紧回答。「当然您必须马上去处理与皇帝的事务。」他立刻紧张的附和维达的说法。

「真高兴你能同意我的行动。」维达嘲讽的说,「对你的好意我一定会记在心上的。」留下他那令人发颤的紧张气氛,维达离开主控室,直接走到快速飞艇的停机坪,前往营救他的伴侣。

------

安纳金已经来找他了。即使在猛烈的剧痛中,欧比王还是感觉到了,而无法自制的浮起一点笑容。也许,到后来安纳金是赶来一起出手杀他的,一声低笑从他的唇传出,或也许是哽咽。即使原力在此刻包围着他,努力给予他心安的保证。

「这么有趣?你这么期待自己的死亡?」西斯大帝愤怒的问着,冷笑让他的唇扭曲。「那就让我更让你多点乐趣。」

------

就在他抵达前,维达感觉到一切都已经太迟了。

在进入帝国母舰的航空范围时,他感应到欧比王在原力中的存在感已开始变得黯淡。他更急迫的加速进入航道,甚至忽略通知帝国军他已抵达的标准登舰手续。突然,一阵剧痛从两人的原力连结传来,维达驾使的飞船的差点失去控制。他已经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回,但他还是不停的自我催促着要快一点、再快一些,甚至不自觉的使用原力来帮助他,而在原力的帮助下他的飞行时间的确缩短不少。

但在他刚把飞艇停入帝国舰艇中时,他立刻感觉到极度难忍的疼痛在追逐着欧比王,更透过他们的原力连结传达到他的身上,而后欧比王不见了,从他的感应中消逝了。不!不可能晚了一步,才差这么点时间,他在心中狂吼着,但内心的绝望感却在在揭示着他最害怕的事实。

跳出飞艇,维达以原力加快速度跑在空旷的走道中,朝欧比王的方向奔去,直接奔往皇帝的宫殿。维达一向对自己的师父都非常殷勤有礼,且一定会先经通报才会晋见。但现在『通报』这个字眼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。

他的师父完全没有知会他就动了他的人,而维达对此甚为气愤也认为根本没必要通知对方他已经回来了。他以原力砸开大门,踏过那堆被他怒气凿落的废金属走入房间。他立刻扫视这间房,但灯光太过昏暗,只能勉强看到高台上那张的椅子背面。他小心的走到前方,但在看到眼前所见时,维达的全身几乎冻结了。西斯大帝站在高椅前,黑暗的原力从他手中并射而出,而在他一步远的地方,欧比王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
「西斯大帝,」维达以低沈自制的声音说道,「我来找我的伴侣了。」

西斯大帝转头看他,给了他一个充满恶意的欣喜笑容。「当然,我的徒弟。你回来的正好。这最后的一击可得留给你,虽然你动不动手他都已经差不多了,不过毕竟他是属于你的。」

看来,西斯大帝认为他以这么快的速度赶了这么远的路程,就为了来送欧比王上路?「不!」维达愤怒的大吼。

西斯大帝回头打量了他一会,在那当下维达甚至以为对方已看穿了他正努力压抑的心思。「好吧!」西斯大帝笑了几声。「看来我得自己亲手了结他。」

一阵炫光后,西斯大帝红色的光剑已经在手,高高举起后起势攻击,维达震惊的看着那把剑,无法遏止奔腾过全身的狂怒,但惊愕的情绪就如同他内心的抉择般很快就结束了,现在,他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,而他甚至怀疑他曾有过选择吗?他的身体反应比思绪更快一步,在他发现他做了什么之前,他已经拔出他的光剑,指向他的西斯师父,迅速的挥剑,优雅的攻击,一切,结束了。

他冷眼看着西斯大帝上下半身的残块分别跌落在地,发出两阵钝物撞击声。居然如此容易,西斯大帝根本没意料到他的徒弟会攻击他。他楞楞地看着自己握着红色光剑的手,这么多年后第一次发现这个刺眼的颜色握在自己的手里,是多么大的一个错误。

移开他的视线,他终于想起,带着猛然窜升的哀痛,他想起让他做了这一切的原因。

「欧比王!!」他丢下手中的光剑,快速的跑到欧比王躺倒的身体旁边,跪倒在地。从他进到西斯大帝的宫殿开始,欧比王一直没有动过,这让他万分恐慌。「欧比王..」他又喊了一次,轻柔的像似怕惊吓到他,手指温柔的抚过欧比王的发梢。不过绝地武士还是没有苏醒,维达的心脏为他手底下的人竟如此虚弱而感到刺痛。他知道欧比王撑不过这次,他所受的伤害已经太大了。

试着不要被恐惧击垮,他集中精神聚集体内的原力,而后试着将原力分享给欧比王,毫无阻碍的,两人间的原力连结再度成形,如此坚韧又不易摧折,这个连结从未真的断绝过;而现在,两人间的连结在呼唤他,让自己跟随它的带领,他小心翼翼的将欧比王抱起,拥在胸前。「求你,活下来,」他低声恳求,「我需要你。」毫不犹豫的,他开始呼唤原力,而与周围的原力融为一体,即使在经过多年的荒废后已经感到生疏。

心怀感激的,他沐浴在光耀温暖的原力下,并将这种力量注入到欧比王体内。当原力的能量流经过两人的连结时,它几乎是光彩夺目,给了他一直衷心渴望的完整感。原来,这就是原力所要告诉他的,这就是他真正的命定结局。

欧比王仍然静静的躺在他的臂弯中,但他已不再为他挚爱的人生命而担忧。「现在休息吧!」他喃喃低语。以全然的温柔,他抱起欧比王缓缓站起。

没有再回头看了西斯大帝一眼,安纳金带着欧比王离开了。

------

就在这个时刻,有些事情不同了,但这些事甚至是在欧比王意识到前就已经改变了。

他的意识还在漂浮,像是处在一片红海中,像只过了一小段时间,却又觉得像是过了一辈子。他只记得一些片段,让他窒息的痛,还有安纳金被焦虑扭曲的脸,不过那不可能是安纳金,一个西斯武士才不可能为他担忧,这一定是他自己的想象,闭上他的眼睛用力的把那个景象挡住,他让自己继续陷入沈睡。

当他更清醒些时,他发现他已经离开那个黑暗的房间,改躺在一个白茫茫且寒冷的地方,被束缚在一张窄小的病床上,他在发抖,尚未完全清醒。看来他失败了,他仍然活着,安纳金与西斯大帝仍是没有被成功离间,因为安纳金不可能会被允许将他送来这里。这个认知让他感到疲倦与痛苦,欧比王闭上眼,期待黑暗再度夺走他的神智。

「欧比王?」轻柔的声音从他的身边传来,一双手臂环抱住他,其中一只是金属做的。

他猛然睁开眼,转头看向坐在他身旁担忧的看着他的安纳金。欧比王感觉到了,如果他不是这么虚弱的话,他一定会整个人跳了起来。一个亲密的、精神上的接触抚过了他,一种太过于温暖已远超过他能相信的接触。

安纳金捉住欧比王的手,依恋的以自己的脸颊轻蹭着它,并落下亲吻。「是的,欧比王,是我。」安纳金温柔的说,他的声音充满了痛苦。「安纳金。」他的声音如此粗哑,一滴泪水落到了欧比王的额头上。

终于,是安纳金回来了。欧比王用自己被紧握着的手攫紧安纳金的手掌,释放出体内的原力迎接他的另一半,欢迎他回家。

The End


 

0

评论Comments

日志分类
首页[44]
我的日志[0]
A/L[17]
V/O[11]
STAR_WAR[16]